升迁“第2.5产业”的信息化之路

文:《赢》37期

     在当前的行业寒冬下,如果企业仍将自己定位为传统的制造企业,而并未果断地将自己由单纯制造向制造服务业领域积极推进,并试图转型,结果必然是与微利继续作殊死搏斗,甚至陷入产越多亏越多、越卖越亏的悲剧般境地。

      随着卖方市场转变为买方市场,制造企业必须更加用心地聚焦市场需求、以客户为中心,而“产品+服务”模式往往能更有效地提升品牌力与客户的满意度。更为重要的是,产品制造常常是整个产业链中附加值较低的环节,且易被抄袭仿制,难以形成持久的竞争优势,而以“服务中心”取代“制造中心”,可望为产业链带来较快升值,以较少的成本帮助企业及客户实现更多的价值、功能与福利。传统的“多产多销”赢利模式也必将由此让位于“少产多效”模式。

服务转型 引领产业高端迁移

      制造服务业是从产品制造到品牌制造,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迈进的关键一环。所谓制造服务业是在产品产生过程和使用过程中,对内外企业所提供的各种形式的服务业总称,广义上它融合了互联网、通信、计算机等信息化手段以及现代管理思想与方法。

      实际上,生产并不等于制造。制造包括生产和服务两部分,也就是说,制造=生产+服务。从利润链条构成看,服务处于高端,而生产加工环节却处于低端,生产所创造的利润仅占整体利润的1/3。在当前众多跨国企业的商业模式中,服务业已在价值链中占据主导位置。

      IBM曾是一家单纯的硬件制造商,如今已成功转型为“解决方案提供商”。2011年,在IBM的全球营收体系中,大约有55%的收入净利来自IT服务,其每年的利润增长率也高达10%以上。苹果则开创了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将硬件、软件和服务融为一体。苹果的赢利路径主要有两种:一是靠卖硬件产品来获得一次性的高额利润,二是利用网络商店和ipod的组合,靠卖音乐和应用程序来获取重复性购买的持续利润,如今该部分的利润占比已高达58%。

      在我国,制造服务业仍处于刚起步和较为新兴的发展阶段,虽然已有一些企业转变经营思路,以服务化转型获取新的利润增长点,但勿庸讳言的是,包括制造服务业在内的服务业总体规模仍然偏小、发展程度较低。2011年,我国服务业增加值为11万亿元,比2010年增长12.3%,但占GDP比重仅为41%,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64.79%,也低于中、低收入经济国家53%和50%的平均水平。

信息技术 转型升级助推器

      如何通过服务化转型提升核心竞争力,是数量庞大的中国制造企业尽早挣脱发展泥潭,求得宝贵生存时机的重要突围方向。而在此过程中,无疑企业需要更完善的信息管理体系,来为其转型升级提供全面强大的支持。

      首先,信息化技术能够创新研发设计的工具和手段,优化开发流程,加快产品的开发周期,推动传统产业的升级和优化,提高传统产业的核心竞争力。以成都飞机集团公司为例,利用PLM、ERP等信息化系统,其新型飞机的设计周期已由原来的46个月缩短为现在的15个月,让我们看到了信息化对我国传统产业寻求改革发展的重要支撑作用。

      同时,信息化也是推动服务型制造发展的关键环节。通过信息化手段,企业物流与生产、采购、销售以及信息紧密结合,从而加速企业内部及企业间所有物流活动和所有商业活动的集成,提升产品流通的及时性、准确性和供应链的效率,并降低成本,创造新的企业利润来源。世界知名的家电制造和销售厂商惠而浦在美国的新生产线所有工序仅需6人,效率却提升了25%,利润也骤升了30%,运行成本远远低于当初在中国开设工厂,这全得益于信息技术和设备革新。

      当前,“两化深度融合”的大背景,也为制造业服务化这一重要的产业变迁营造了很好的催化环境。比如,CAD/CAM、ERP及ERPII、PDM及PLM、协同制造、网络制造、云计算、电子商务、制造业供应链与物流及零售业供应链的整合等信息技术被大量且广泛应用,而业务外包、系统设备远程监测、系统维护与故障诊断、制造资源维护、数据管理、呼叫中心、后台服务、SaaS、设备成套、工程承包和交钥匙工程、产品报废回收及再制造等创新IT服务也不断推出并深入推广,另外,金融保险业、管理咨询业、信息服务业以及基于产业和产业集群的协作等产业则同时兴起。正是这些相关信息技术的应用、IT服务以及产业快速、深入地发展,积极推动了制造业全面服务化以及传统产业的升级和优化进程,帮助塑造制造这一传统产业的核心竞争力。

      那么,信息技术如何在传统制造业的服务转型道路上起到催化剂和增速器的积极作用?笔者有以下几点建议:

       一是加快关键性信息技术的自主创新,从源头上掌握产业发展主动权。发达国家之所以能够牢牢掌握制造链上的高额利润,主要是因为成功转移了传统制造业,同时通过推动技术革新与升级,始终掌握着关键性产业的核心技术。当前,我国与发达国家在先进制造、信息化关键性技术等方面还有较大差距,因此必须要加快包括操作系统、数据库、中间件、嵌入式软件、信息安全、芯片等关键性技术的自主研发,实现国产化、产品化、产业化。只有这样,才能尽快跨越与发达国家之间的数字鸿沟,从全球化的动力源头掌握主动权,从而推动制造业服务化进程,占据价值曲线的利润高地。

      二是呼应产业发展新形势,加强企业管理软件建设并创新其内容与应用。过去制造业信息化主要强调生产过程的管理,如今,为应对制造业服务化的全新产业趋向,企业信息化要向前端的研发、设计、供应链管理,以及后端的物流配送、品牌管理、售后服务做延伸。首先企业需要在现有信息化体系中增加CRM功能,或引进CRM系统,以便能在产品销售出去后进行全程跟踪,解决诸如服务人员怎么考核、设备如何维护等问题。同时,深化应用ERP管理系统,或将现有ERP功能做更好的扩充和更深入的应用,提供相应的设备管理计划和资产管理等功能,以保证产品生产出来后在提供增值服务过程中能够得到合理的计划与运营。另外,传统制造业向服务领域的拓展还要求IT供应商能为用户提供更多的个性化解决方案或定制系统,这就要求软件的架构要足够灵活、经济与便捷。

      三是构筑集群式供应链业态,推进面向产业集群的信息化综合平台建设,打造支撑制造服务业的坚实环境。如今,现代制造企业间的竞争,实质上已成为供应链间的竞争。但传统的供应链从原始供应商端向最终客户端多层传递时,由于难以有效地实现信息共享,易使得信息扭曲并逐级放大,从而造成整个产业链全库存加大、库存与物流成本攀升。当前国内众多服装企业高库存的困境就是由此造成的。这表明以企业为核心的供应链信息系统虽已得到应用,但这种单核的供应链系统仍难以有效地缓解甚至根除信息孤岛效应。因此在推进服务型制造时,单核的供应链系统就必须发展为多核的集群式供应链网络。

      集群式供应链是产业集群和供应链之间的耦合,在形成以龙头企业为核心的多条平行、单链式供应链的同时,还有跨不同行业、不同企业间的关联、竞争与协同。因此,这种供应链网络具有大规模、高效益、节约资源、快速敏捷等优势。

      同时,制造业信息化也要将重心从面向单个企业的信息化向面向产业集群的信息化发展。产业集群不只有同一产业的一批企业,还有与产业相关的上下游企业,甚至可能包括多种产业。因此信息化的发展形态也表现为从相对单一的信息系统演变为信息化服务综合平台,从强调无缝集成发展到耦合的协同。最典型的如早期的ASP模式,近年的SaaS模式,以及现在最火热的云端服务模式。而基于目前国内的技术水平及市场发展阶段,服务平台较理想的信息化模式是采用服务总线架构,实现异构OA/CRM/ERP/SCM/ CRM等多个系统的互联、互通、互操作及共享合作。

      当然,发展制造服务业,并不是单纯强调从制造业完全转到服务业,更不意味着要放弃制造环节只做服务环节,而是要制造企业注重制造与服务的相互渗透,实现制造与服务的一体化经营,通过服务增值制造,使制造更具品牌效应。在这个过程中,既要防止服务“空心化”,又要抵制“闭门造车”,力求制造与服务的完美平衡。

      无疑,服务转型,能够助力中国制造赢回行业的“春天”。而这不仅是一个系统工程,也是一个艰辛的培育过程,需要制度创新、技术创新、流程创新等多方位共同的推动与构建。让我们共同期待,中国制造业“华丽转身”的那一刻。
--本文作者为厦门智者恒通IT管理顾问机构总监
 

相关新闻

  • 云革命 传统零售的涅槃重生

    连锁革命无非是将大生产原理应用于流通业以获得规模效应,而以电商和信息技术为核心的本轮革命,则从渠道、供需关系、技术三方面彻底颠覆了传统零售业。更关键的是,这种能力的趋同使电商巨头和线下零售商有了共同的话语体系,为下一步全渠道、大融合的产业升级打下了基础。

  • 制造『服务』

    中国由于制造业的崛起,曾被称为“远东之兽”。这个比喻,既显示了中国制造规模上的庞大,也暗示了中国制造品质的粗糙。而强烈的投资冲动,掉队的居民收入,停留在成本领先策略的竞争思维,造就了中国制造业的两大顽疾:大面积的产能过剩和产业空洞化。当“远东之兽”开始受到欧美高端制造业回流、越南印尼等新兴国家承接产业转移的威胁,我们不禁要思考,如何依靠转型升级来破解困局?

  • 像观音那样当上司

    在《西游记》中,西天取经路途遥远,各种妖魔鬼怪层出不穷,唐僧师徒要完成取经任务,绝非易事。作为上司的观音菩萨在取经路上适当给予他们支持与帮助,使得他们最终顺利地完成了这项高目标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