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空前压力 「中国制造2025」如何破蚕解题?

文:吴勇毅

智能制造 数字化转型 创新思维

当中国制造遇到「工业4.0」

在德国「工业4.0」浪潮迅速窜热的同时,中国的「工业4.0」-「中国制造2025」举国规划也呼之欲出。它将成为“中国制造”未来发展的路线图,推动中国到2025年成功跻身现代工业强国之列。

规划清晰描绘了我国成长为制造强国的进程,即2025年可进入世界第二方阵,迈入制造强国行列;2035年将位居第二方阵前列,2045年可望进入包括美、德、日在内的第一方阵,成为具有全球引领影响力的制造强国。具体目标可拆解为:制造业增加值位居世界第一;主要行业产品质量水平达到或接近国际先进水平,形成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际知名品牌;一批优势产业率先实现突破,做到又大又强;部分战略产业掌握核心技术,接近国际先进水平。

如果说「工业4.0」是德国在面对美国的信息产业和中国的制造成本双重挤压下,试图摸索未来工业生产的途径、重建产业优势的战略选择,那么「中国制造2025」,则代表了中国在由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型过程中的顶层设计和路径选择,代表了中国版「工业4.0」的精髓所在,意义深远而重大。

QQ截图20181211164845.png

从「两化融合」到「中国制造2025」 转型在路上

近年来,面对科技创新的井喷式跃进,世界主要国家都试图抢占未来经济发展的先机。美国提出了先进制造伙伴计划(AMP)、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计划;德国发布「工业4.0」战略,形成整个国家政产学研高度共识的发展蓝图。无疑,中国不能生搬美国的制造业发展计划,亦不能硬套德国的「工业4.0」战略,中国必须要有自己独特的模式与道路。根据国务院要求,重要的国家级产业战略未来将更具前瞻性、长远性,同时弱化以往规划中“五年”的时间期限,转向更长期的规划,将规划年限扩长到10年,如扩展到2025年。这就是“中国制造2025”的原意。

对于制造业而言,单一的生产模式无疑已跟不上时代,只有将信息化、网络化、智能化与工业生产充分融合,才能提升效率、增强竞争力,真正实现“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转型。其实早在2002年,我国就提出了“两化融合”的概念,之后“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以工业化促进信息化,走新型工业化道路”成为国内工业、制造业企业开展“两化融合”工作的主要方针。而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与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形成历史性的交汇,这也成为中国制造业创新驱动、转型升级的新方向。德国「工业4.0」无疑是中国制造新的学习坐标。「工业4.0」提及的“以物联网、服务网以及数据网取代传统封闭性的制造系统,形成未来工业的基础。”与我国的「两化融合」与「中国制造2025」战略不谋而合。

深陷「做大」的困局 如何破?

如今,中国制造在国际分工中仍处于技术含量和附加值较低的“制造-加工-组装”环节,而在附加值较高的研发、设计、工程承包、营销、售后服务等环节依旧缺乏竞争力,在工业制造方面,仍显底气不足。中国制造因“以代工为主”、“明显短板的研发、创新力”,常被冠以“廉价”、“低档”的帽子。另一组数据或许更能说明问题,2013年“世界500强”榜单中一共有50家公司出现亏损,其中中国企业独占16席。

制造业深陷大而不强窘境的关键症结,从内部体质看,在于产能过剩,同质化问题严重。从外部环境看,一方面欧美发达国家推行“再工业化”战略,谋求在技术、产业方面保持领先优势,抢占高端地位,进一步拉大差距;另一方面,印度、越南、印尼等发展中国家以更低的劳动力成本承接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转移,抢占制造业的中低端。我国制造业正面临前后夹击的双重挑战。在广东、浙江、福建等制造产业群密集的地区,不少制造企业正遭受到越来越大的生存压力,这或是“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产业结构转型过程中必经的阵痛,这种阵痛,发达国家也曾经历过。

目前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借经济全球化与信息化的东风,尽快结束“阵痛期”,提振竞争力?笔者以为,从国家战略与政策的高度,推动「中国制造2025」规划的落地,强化企业的信息化经营体质,提高制造业“三效”(效率、效益、效果)、“三力”(创造力、生产力、竞争力)、“三降”(降成本、降能耗、降物耗),全面优化产业环境,将是中国制造摆脱困境,由大变强的极好契机。

加强信息技术的应用推广,提高企业信息化能力

从“中国制造”转向“中国创造”,信息化是根本途径,其中包括观念、知识、技能、系统、数据库、网络、安全、培训等一系列具有战略意义的信息化措施,更主要的是,要让ERP(企业资源计划管理软件)、CRM(客户管理软件)、PLM(产品生命周期管理)、SCM(供应链管理软件)、OA(办公自动化软件)等IT系统嵌入到企业的生产现场与经营管理中去,让信息技术与生产设备深度融合。

在山东东岳汽车,设计一款半挂车原本所需的700多条用料数据,在实施ERP后,只需3分钟便可自动生成BOM,从BOM生成生产部门所需的物料需求计划和采购、委外、生产的令单,也仅需7分钟时间。一项过去需要一到两天才能完成的工作,如今仅用10分钟就可完成。可见,应用ERP最显著的效益就是通过交易自动化、智能化并作用于关键的业务流程,对整体运营产生巨大影响。

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护航的“中国制造”

「中国制造2025」规划明确指出,2020年前,广泛推行数字化制造,在优势行业以重点企业为主体开展智能制造应用示范;2020年后,全面推广智能制造,高度重视发展数控系统、伺服电机、传感器、测量仪表等关键部件和高档数控机床、工业机器人、3D制造装备等关键装备,并全国推广;突破一批“数控一代”机械产品和智能制造装备;推进智能化车间、数字化工厂、网络化企业的试点和应用。

实现标准化、模式化,迈向“中国创造”

未来,“中国创造”将是一场“标准”的争夺战。只有掌握了行业标准的制定权,才有话语权和相应的获利权。制造业的核心是由产品制造组织往外扩展,涉及采购、销售、供应等上下游社会关系的处理,因此必须为制造企业提供标准化、公式化的运作模式。DYX模式(ERP模式之一)是解决制造企业当前困境的最佳途径。因为DYX、ERP集成了人财物、产供销、研发、市场、文档、竞争情报、质量管理、全员质量控制、设备维护、供应商管理、客户管理等丰富的运营内容,只有借助DYX、ERP这样的管理软件才能实现标准化、模式化,才能在线实时分析及监控销售、生产、采购、能源、材料、人员、资金流向等各作业环节,及时提供战略情报和决策信息,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屹立不倒。

在「工业4.0」战略中,德国把标准化排在产业战略行动中的第一位,并基于「工业4.0」平台成立了工作小组,专门处理标准化和参考架构的问题。同样,转型中的中国制造也应高度重视和发挥标准化工作在产业发展中的引领作用,及时制定并出台“两化深度融合”的标准化路线图,引导企业推进信息化建设。同时,还要努力实现“标准”的国际化,让中国制定的标准在国际上得到广泛采用,以夺取未来产业竞争的制高点和话语权。

产学研用联合,协同创新发展

我们应充分吸收和借鉴发达国家“产学研用联合”模式。一方面,针对不同类型自发的产学研合作网络或产业研发联盟,政府要加强投融资机制创新,通过引导和支持的方式促进其发展,实现政府、企业、金融、社会资金对接;另一方面,选择几个重点行业和关键技术领域进行试点,推进新能源汽车、智慧照明、机器人、光伏、北斗导航、车联网等产学研用专项,并以行业骨干企业为龙头,联合科研实力雄厚的大学和科研机构,组建多种形式的产学研联盟,充分调动各方资源和力量,共同推进「中国制造2025」战略框架下的技术研发和应用推广。

强化制造基础,提升产品设计能力

核心基础零部件/元器件、关键基础材料、先进基础工艺和产业技术基础被称为「四基」,它们的整体水平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产品质量的优劣,应予以高度重视。因此,在以产业需求和技术变革为牵引、以专业化为方向、以标准化为基础强化中国制造工业基础的同时,应大力推广应用先进设计技术,开发设计工具软件,构建设计资源共享平台;制定激励创新设计的政策,协助制造企业由代加工向代设计和出口自创产品品牌转变。

靠拢高端制造产业形态,提振竞争力

不可否认,中国制造仍处于全球产业链的低端。因此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先进制造业,加快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提高高端制造业的比重,非常重要。同时,要加快促进制造业由大规模流水线的生产方式,转向定制化的规模生产模式,实现产业形态由生产型制造业向全生命周期的服务型制造业的转变,并由此培养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企业群体和优势产业,提高中国制造业的整体竞争力。

正如中国工程院院长周济所言,「中国不能总是用别人的昨天来装扮自己的明天」。承载着中国制造强国的梦想,从政府主管部门,到每一家制造企业,以及相关的信息产品与服务提供商,都有责任共同推动「中国制造2025」战略的早日落地,通过信息技术与制造技术深度融合,令制造企业实现由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由低成本竞争优势向质量效益竞争优势转变,粗放制造向绿色制造转变,生产型制造向服务型制造转变,为早日迈向“智能制造”全力以赴。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