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供應鏈彈性!

文:黃鐸銘 2020-07-28

供應鏈 彈性 精實生產 豐田


16-11.jpg


2019 年中美貿易戰開打,企業無不忙著因應兩大國的出招與拆招,嚴重傷害商業和金融市場走勢,擾亂全球供應鏈,進而危及全球經濟的預期復甦。儘管供應鏈的彈性有很多考量因素,但實際可歸結為兩個要素:抵抗和恢復。本文從大環境的改變,收斂到供應鏈上應具備的走向—彈性供應,確保面對不穩定環境下,仍可快速調整步伐、跟上市場腳步。




供應鏈的改變

在這場貿易戰中,雙方的主要攻擊招式是互相加徵關稅。此部分考驗著企業對於世界工廠的擘劃,若僅在單一國家或地區運作,且剛好是在世界工廠中,在貿易戰中受到極大的影響;倘若是在一個以上的國家運作,在此貿易戰中受傷相對較小。雖然在瞬息萬變的世界中,供應鏈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但每天仍會發生可能中斷運營的自然與人為的事件,這些事件涵蓋自然與人為災難,舉凡天然災害、火災,勞資糾紛,供應商違約、設備故障,政治動盪和恐怖襲擊。


保證供應順暢一直是企業極力確保的營運目標。企業如何面對中美貿易戰影響供應鏈的改變?例如生產基地從中國移出後,整體供應也跟著變化,雖有部分原物料,從中國以外的地方進口,但絕大多數還是就近供應的概念,這些就近供應就成為供應鏈不穩定的重要因素。若將生產基地由中國調整到越南,則就近供應的部分,短時間內會自然演變成從中國出口供應。並非越南沒有供應商,而是轉移生產基地時,大多數企業會先從相同供應商提供相同原物料,以確保生產產品的品質穩定。面對這種局勢變化,如保有供應鏈彈性對企業就非常有利。


定義供應鏈彈性

儘管供應鏈彈性有很多考量因素,但可歸結為兩個要素:抵抗和恢復。


企業選擇投資於增強抵禦能力,實際上取決於面臨不確定性? 還是面對風險? 例如:時裝業建立彈性最佳方法,可能是投資於從不可預測時中斷的恢復能力。而面對化學品洩漏風險所造成的傷害,化工業選擇避免此風險的政策會更合適。


C S Holling 在 1973 年指出彈性生態系統的特徵。對某些人而言,彈性是發生破壞或衝擊後的反應能力;而某些人則認為,彈性是為破壞做好準備的努力。C S Holling則認為供應鏈既可以抵抗破壞,又可以在發生破壞後恢復運營能力;復原力由兩個關鍵但互補的系統組成:抵抗能力和恢復能力。


抵抗能力:系統通過完全規避或通過最小化中斷發作、與從該中斷開始恢復之間的時間,來最小化中斷影響的能力。


 恢復能力:發生中斷後系統恢復功能的能力。系統恢復最終達到穩態性能;至於會不會達到中斷前的性能水平,則取決於干擾和競爭對手的因素。


豐田汽車案例

為了說明抵抗與恢復的概念,請考慮2011年日本311地震和隨後的海嘯。311大地震發生時,日本東北部是電子零組件的生產重地,因此廣泛影響了半導體、消費性電子以及汽車產業。但最知道斷鏈痛處的當屬豐田汽車Toyota。一輛汽車需要3萬個零組件,才能組裝完成。據《華爾街日報》報導,Toyota汽車供應鏈中共660家供應商受影響,三分之二工廠遭停工;復工前,Toyota少生產76萬輛汽車。


災難後,豐田汽車增加了抵抗力與恢復力.具體實施的措施,包括:分散廠址、在不同地方擴建工廠;同一個零組件由多個供應商提供,依據60/20/20原則,也就是六成給一家做,其餘四成分給兩家做;此外也調整零庫存的做法,對於較為複雜的零組件,會確保維持數月的庫存量。


為減輕營運風險,製造企業已陸續透過各種方式對供應鏈彈性進行投資。面對種種不確定性,「彈性」已成為供應鏈管理者不得不塑造和影響的供應鏈屬性。


[預告] 了解有關供應鏈彈性,接下來將討論疫情如何影響供應鏈,敬請期待!




16-5.jpg

黃鐸銘

目前任職於鼎新電腦,主要負責供應鏈解決方案規劃與導入輔導。

隨著工業 4.0 及智慧工廠從概念走向實踐,智慧供應成為企業熱門議題。如何在精準運算下,增加供應鏈彈性,進而適度的規避風險,成為決戰供應鏈的關鍵!




6.jpg


更多案例

x